咨询热线:13970054440

您所在的位置: 南昌婚姻律师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芦映律师 南昌律师江西婚姻家庭专业律师芦映,法学学士,1999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从业十年,江西瀚友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纠纷专业律师,新法制报公益律师。芦律师法学理论知识扎实,在省级刊物上发表论文数篇。办理了各类诉讼、非诉讼...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芦映律师

电话号码:0791-88858298

手机号码:13970054440

邮箱地址:838277375@qq.com

执业证号:13601200811996329

执业律所:江西瀚友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南昌市洪城路6号国贸广场B区B座巨融峰2104室

成功案例

贩卖毒品案

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萍刑一终字第81

抗诉机关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绰号毛古,男,19841110日生,汉族,萍乡市人,小学文化,无业。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3111日被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6日经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萍乡市看守所。

辩护人易培发,江西振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甘雨,男,198943日生,汉族,萍乡市人,高中文化,无业。因犯抢劫罪于200933日被广东省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3111日被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6日经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萍乡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胡增福,男,19871221日生,汉族,萍乡市人,初中文化,无业。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07627日被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3111日被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6日经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萍乡市看守所。

辩护人彭龙,江西振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张某,绰号建乃,男,1991312日生,汉族,萍乡市人,初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3111日被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6日经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萍乡市公安局湘东分局执行逮捕。现被取保候审在家。

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张某贩卖毒品罪一案,萍乡市湘东人民法院于2014729日作出(2014)湘刑初字第103号刑事判决,以贩卖毒品罪分别判处原审被告人刘皮林有期徒刑四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原审被告人甘雨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原审被告人胡增福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原审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宣判后各原审被告人服判,不上诉。原公诉机关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11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李丹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刘皮林及其辩护人易培发、原审被告人甘雨、原审被告人胡增福及其辩护人彭龙、原审被告人张某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部分

20139月至10月,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和尹斌(另案处理)经商量共同出资贩卖毒品,期间由刘皮林负责管钱,胡增福负责购买和保管毒品,甘雨负责送货。

120131031日下午,被告人刘皮林驾驶赣J90***轿车载着甘雨、胡增福等人前往下埠镇。在行驶途中,因被告人甘雨之前接到吸毒人员的电话要购买毒品,甘雨便将此事告诉刘皮林等人,称要在木马村路口贩卖毒品。正在车上将已购毒品进行分包的被告人胡增福便从中拿了3个小包递给甘雨。当车行至下埠镇木马村时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当场缴获白色晶体2包,红色药丸1包。经称重,白色晶体及红色药丸净重12.2克。经鉴定,从白色晶体中检出甲基苯丙胺,从红色药丸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

220131030日下午,尹斌提出要购买毒品,因被告人刘皮林未能找到老邓购买,于是由刘皮林出资1800元、甘雨出资900元,共2700元钱,由被告人胡增福找人购买毒品。期间,吸毒人员某某打电话给刘皮林要购买毒品,待胡增福从萍乡敏子处购买到约18克冰毒和6粒麻果后,刘皮林在萍乡步行街后门处以500元的价格卖给某某2克冰毒和1粒麻果。

320139月初一天晚上六点左右,吸毒人员张某经朋友张某勇介绍与被告人甘雨认识,吸毒人员张某与被告人甘雨电话联系后,约定在木马村方塘篮球场见面,被告人甘雨以600元的价格卖给吸毒人员张某约3小包冰毒。

另查明,公诉机关指控的该次犯罪事实,无证据证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之间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以及实施共同贩卖毒品的行为,该次系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张某。关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辩称这次没有贩卖毒品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42013910日左右一天,吸毒人员张某打电话给被告人甘雨要购买毒品,之后被告人甘雨在下埠镇木马村篮球场以4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约1.4克冰毒。

另查明,公诉机关指控的该次犯罪事实,无证据证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之间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以及实施共同贩卖毒品的行为,该次系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张某。关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辩称这次没有贩卖毒品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关于被告人甘雨辩称这次没有贩卖毒品的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5、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于2013108日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经查,被告人刘皮林于20131023日在胜泰汽车租赁公司租赁赣J90***小轿车,被告人甘雨、张某的供述均与胜泰汽车租赁合同相互矛盾,且无其它证据予以佐证,故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该次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辩称该次贩卖毒品事实不存在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6、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于2013109日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经查,被告人刘皮林于20131023日在胜泰汽车租赁公司租赁赣J90***小轿车,被告人甘雨、张某的供述均与胜泰汽车租赁合同相互矛盾,且无其它证据予以佐证,故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该次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辩称该次贩卖毒品事实不存在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7、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于20131012日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经查,被告人刘皮林于20131023日在胜泰汽车租赁公司租赁的赣J90***小轿车,被告人甘雨、张某的供述均与胜泰汽车租赁合同相互矛盾,且无其它证据予以佐证,故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该次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辩称该次贩卖毒品事实不存在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820131028日左右上午10时许,被告人甘雨乘坐赣J90***小车至湘东电厂桥头,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吸毒人员张某约1.2克毒品。

另查明,公诉机关指控的该次犯罪事实,被告人甘雨乘坐被告人刘皮林驾驶的赣J90***小车至湘东电厂桥头,无证据证明被告人刘皮林与甘雨之间有共同贩卖毒品的故意,该次系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张某。关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辩称这次没有贩卖毒品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9、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于20131028日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经查,被告人甘雨与张某的供述在见面地点及见面方式相互矛盾,且无其它证据予以佐证,故公诉机关指控的该次贩卖毒品罪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辩称该次贩卖毒品事实不存在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二、被告人张某贩卖毒品部分

12013109日左右的一天上午,被告人张某在萍钢火星钢渣厂以100元的价格贩卖给某维0.2克冰毒。

22013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张某在萍钢火星钢渣厂以100元的价格卖给某维0.2克冰毒。

综上,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贩卖毒品2次,共计14.2克;被告人甘雨贩卖毒品5次,共计16.6克;被告人张某贩卖毒品2次,共计0.4克。

关于被告人刘皮林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第1次共同贩卖毒品的行为应定性为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某某、廖某的证言,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的供述均证实被告人甘雨前往下埠镇木马村欲贩卖毒品,且毒品系由被告人刘皮林、甘雨出资,由被告人胡增福购买,公诉机关指控该次系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共同贩卖毒品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对于以贩养吸的被告人,其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应认定为其犯罪的数量。故公安机关当场缴获的12.2克毒品应认定为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贩卖毒品的数量,故该辩护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刘皮林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第2次刘皮林与胡增福、甘雨共同贩卖毒品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证人某某的证言及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的供述均证实该次贩卖的毒品系由被告人刘皮林、甘雨出资,由被告人胡增福购买,且三人就共同贩卖毒品有商议过程,明确了购买的毒品是用来贩卖给吸毒人员,故该辩护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刘皮林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第3次至第9次共同贩卖毒品证据不足,被告人刘皮林系初犯及以贩养吸人员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甘雨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甘雨与同案人构成共同贩卖毒品罪证据不足,不能认定的意见,经查,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的供述均证实三被告人共同商议贩卖毒品的过程及出资购买毒品、贩卖毒品的过程,故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甘雨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的第1-9次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中,除了第78次无异议,其他的指控均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甘雨第1次、第2次与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起诉书指控第348次系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且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起诉书指控第4679次贩卖毒品证据不足不予认定,故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甘雨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的第1次贩卖毒品系引诱犯罪的意见,无证据证实系吸毒人员张某在归案后由公安机关运用特情贴靠、接洽而破获的案件,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甘雨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中指控的第1次贩卖毒品系犯罪未遂且被告人甘雨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胡增福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胡增福没有与同案人共同出资购买毒品,也未参与商量共同贩毒的意见,经查,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的供述均证实三被告人共同商议贩卖毒品的过程,且在购买毒品的过程中,被告人胡增福虽未出资,但是明知被告人刘皮林、甘雨等人系贩卖毒品而为其代购毒品,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明知他人实施毒品犯罪而为其居间介绍、代购代卖的,无论是否牟利,都应以相关毒品犯罪的共犯论处,故辩护人的该辩护人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胡增福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中指控的第12次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被告人胡增福均未参与,不能构成贩卖毒品罪的意见与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胡增福的辩护人提出起诉书中指控的第3次至第9次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被告人胡增福均不知情的意见与事实、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共同贩卖毒品冰毒麻果2次,共14.2克;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冰毒麻果3次,共2.4克;被告人张某贩卖毒品冰毒麻果2次,共计0.4克,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对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张某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皮林系毒品主要出资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甘雨、胡增福系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第1次共同贩卖毒品系犯罪未遂,依法均可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甘雨、胡增福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行,均属累犯,依法均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张某提供同案犯的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系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系以贩养吸,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对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张某从轻处罚。为惩治毒品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三、四、七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刘皮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二、被告人甘雨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三、被告人胡增福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四、被告人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1、一审判决认为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第1次共同贩卖毒品系犯罪未遂,属于认定犯罪形态错误,导致量刑情节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认定该次行为为犯罪既遂。2、一审判决不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第5—9起系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既前后矛盾,也与事实不符。应认定为系三被告人共同事实的贩卖毒品犯罪行为。3、一审判决书不支持起诉书指控的5679起事实属片面武断,认定错误。综上,应认定起诉书指控的刘皮林、甘雨、胡增福贩卖毒品次数6次,贩卖数量18.2克,甘雨贩卖次数9次,贩卖数量21.1克。原审判决书认定事实错误、定性错误,适用量刑情节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畸轻,刑罚明显不当。

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其出庭意见为:1、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错误。起诉书指控的第8起贩卖毒品事实应认定为刘皮林、胡增福和甘雨共同贩卖毒品事实,而原审判决书仅认定甘雨单独贩卖,未认定刘皮林、胡增福共同贩卖,属认定事实错误;起诉书指控第9起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贩卖毒品事实应予认定,而原审判决不予认定,属认定事实错误。2、原审判决适用量刑情节错误。起诉书指控第1起刘皮林、胡增福、甘雨贩卖毒品事实应认定为犯罪既遂,而原审判决认定为未遂,属适用量刑情节错误;甘雨没有如实供述自己主要罪行,而原审判决认定甘雨如实供述自己主要罪行,属适用量刑情节错误。3、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错误、适用量刑情节错误,导致量刑明显不当。

针对抗诉机关的抗诉及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的意见,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均辩解认为抗诉不能成立,原判应予维持。刘皮林的辩护人易培发、胡增福的辩护人彭龙发表辩护意见亦认为抗诉机关的抗诉错误,原判认定正确,量刑适当。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的事实

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均为吸毒人员,刘皮林与胡增福系表兄弟关系,甘雨与胡增福系同学。201310月中旬左右,刘皮林、甘雨、尹斌(侦查机关称在逃)、胡增福在一起吃饭时相约一起购毒贩卖后,刘皮林、甘雨出资数千元,胡增福负责联系购买毒品事宜,四人于当月下旬先后二次到萍乡找毒贩购买到毒品后,将部分毒品贩卖给某某、张某。具体如下:

20131030日下午,尹斌提出要购买毒品,因被告人刘皮林未能找到老邓购买,于是由刘皮林出资1800元、甘雨出资900元,共2700元钱,由被告人胡增福找人购买毒品。期间,吸毒人员某某打电话给刘皮林要购买毒品,待胡增福从萍乡敏子处购买到毒品后,刘皮林在萍乡步行街后门处以500元的价格卖给某某2克冰毒和1粒麻果。

20131028日左右的傍晚,甘雨、刘皮林驾驶租来的赣J90***小车至湘东泉塘村陈家塘,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0.7克冰毒。

20131028日左右上午10时许,甘雨、刘皮林驾驶赣J90***至湘东电厂桥头,卖给张某300元冰毒0.7克。

20131031日下午,被告人刘皮林驾驶赣J90***轿车载着甘雨、胡增福等人前往下埠镇。在行驶途中,因被告人甘雨之前接到吸毒人员的电话要购买毒品,甘雨便将此事告诉刘皮林等人,称要在木马村路口贩卖毒品。正在车上将已购毒品进行分包的被告人胡增福便从中拿了3个小包递给甘雨。当车行至下埠镇木马村时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当场缴获白色晶体2包,红色药丸1包。经称重,白色晶体及红色药丸净重12.2克、麻果2粒。经鉴定,从白色晶体中检出甲基苯丙胺,从红色药丸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

综上,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冰毒共计15.6克,麻果3粒。

认定上述事实,有以下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并经法庭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的供述:我们合伙共同贩毒已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了。商议的具体情形我记不清了,反正我们四个人都有共同贩毒的意思,几个人一拍即合,于是就一起共同贩毒。我负责管钱,胡增福负责购买毒品和保管毒品,甘雨主要是送货,尹斌不做什么事。赣J90***是我租的,租这辆车是为了送尹斌到新余放高炮,(指赌场里放高利贷),偶尔也用这辆车在贩毒中送货,但是这辆车并不是专门为了贩毒而租的。我们一共购买过四次毒品,我从老邓那里购买过两次,胡增福购买过两次。进货以后,由胡增福保管,胡增福、甘雨他们去联系下家贩卖毒品,我一般不会参与卖货。胡增福买的两次货包括201310月晚上的那一次,另一次大概是45天以前,我同胡增福一起开车到萍乡蓝天宾馆里面,由胡增福一人进宾馆去买的。

20131030日下午,他和胡增福、甘雨、尹斌开着租来的赣J90***小轿车准备到萍乡玩,尹斌提议在萍乡购买毒品吸食,于是由他出资1800元,甘雨出资900元,共2700元准备购买毒品,但因他未找到贩毒人员老邓,四人便到湘东荷尧的廖某家中吃饭。吃完饭后尹斌说还是要去萍乡购买毒品,因他联系不上贩毒人员老邓,便问胡增福是否能购买到,胡增福就答应试一下。之后,甘雨继续留在廖某家中,由他开车载着尹斌、胡增福从荷尧镇出发前往萍乡。当天晚上,他接到吸毒人员某某的电话向他购买500元的毒品,他让某某在金陵小区等他,拿到毒品后他就会送给某某。当车开到金陵小区后,他和尹斌就下了租乘的轿车后上了某某的车,在车上某某给了他500元钱,租乘的轿车则交给胡增福去购买毒品。胡增福买到毒品后,几人在步行街后门会合,他和尹斌下了某某的车,让某某在车上等,之后他就上了租乘的赣J90***小车,胡增福将一个黄芙蓉王的香烟盒子给他,他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大包用白色塑料封装袋装好的毒品冰毒晶体和包装好的毒品麻果7粒,他就随即取出2克冰毒和1粒麻果用香烟盒上的白色塑料薄膜包好后拿给某某。之后他还从购买的毒品中拨出了0.5克冰毒和1粒麻果给胡增福。胡增福说冰毒是150元钱1克,2700元应该可以购买到18克冰毒,7粒麻果是送的。

20131031日下午,我在湘东给我女朋友送钱,我给我女朋友送现金42000元,之后,某某有事叫我送他回下埠,当时车上坐了五个人,我开车、某某坐副驾驶,胡增福、甘雨、廖某三人坐在后排,在车上时,甘雨提出来说要走木马村绕一下,要去送几只货(指毒品),于是我便开车(赣J90***)从泉塘进入木马村,刚进入木马村路口不远时,就看到有辆白色轿车拐弯者在我的车前面,从车中迅速地窜出几个公安民警将我开的车给包围住了。我看到前面有车辆堵截,我就挂上倒档往后倒,就正好撞上后面的车子,前后都被夹击我就迅速的拉开车门往外跑,跑了有段距离,公安民警也紧跟不舍,在稻田中将我抓获。公安民警将我抓获时,从我表弟胡增福的身上搜到了我藏在车上用“NOKIA”灰色挎包装好的毒品冰毒和麻果,其中灰色挎包中藏有一大包用白色塑料封装袋包装的毒品冰毒(经当面称量净重11.5克),一小包白色塑料封装袋包装的毒品冰毒和麻果粉未混合物(经当面称量净重0.7克),用白色塑料封装袋包装的毒品麻古一粒和多个封装毒品用的白色塑料封装袋。

2、原审被告人甘雨的供述:我从外地回萍乡没多久,在家里也没有做事,我没有钱用,在经我老表尹斌介绍后,他们说打算一起合伙贩卖毒品,我觉得有利可图,本小利大,我同意了,我也想赚点钱花销。第一次购买毒品的情况我不清楚,我出了1300元钱交给尹斌,其他人出钱情况不清楚,这次购买毒品的情况不清楚,我是问尹斌要毒品时才知道他们购买到了毒品。2013103019时许,我、刘皮林、胡增福、尹斌四人坐着租来的车去萍乡购买毒品。他们说没钱了,问我有钱没有,我就将身上的900元钱拿出来了交给刘皮林,在萍乡新天地附近,叫皮林下车去购买毒品,但是没有买到,过了1个多小时,他们又从湘东去萍乡购买毒品,一共购买了2800元左右的毒品冰毒。

有人问我购买冰毒,我就打电话给尹斌,尹斌说货在胡增福手上,叫我找胡增福,就这样我每次要货就联系胡增福,应该是胡增福管货。刚开始没有分工,后来是刘皮林管钱,胡增福管货,我送货(其他人也送货),尹斌和我们一起送货。赚来的钱交给了刘皮林。不清楚赚了多少钱,赚来的钱都一起吃、玩用掉了,没有分过钱。

具体分工我也不清楚,我将贩卖后得到的钱是交给刘皮林;我不清楚我出资后胡增福是否也出资了,他会和我们一起去贩毒,平时吃饭娱乐的时候他会去,都是刘皮林付账;尹斌和我没具体的分工,也就是吸毒人员要货的时候我们会帮忙联系。

20131031日下午15时许,张某打电话给我要购买2小包毒品,张某当时在下埠木马,我让张某在那里等,拿到货就过去。之后,我便打电话给胡增福说有人要购买毒品,胡增福就开着赣J90***小车在荷尧接到了我和廖某。上车后,胡增福一直在驾驶座上分装毒品冰毒而没有开车,于是就由廖某开车到萍钢广场接到了刘皮林和一名我不认识的男子。之后由刘皮林开车,不认识的男子坐在副驾驶,胡增福坐在车子后座左边,我在后座中间,廖某在后座右边。车开到泉塘附近时,胡增福从储物袋中拿出3个分好的小包冰毒给他。之后五人一起去下埠镇木马村,快到的时候被一辆公安机关设卡的汽车拦住,刘皮林见状就倒车撞到后面的车,该车就停下来,他们就下车,胡增福抓起后座的一件衣服和小包就跑,后来都被警察抓获。

20131028日左右上午10点钟左右,我接到张某的电话称要购买毒品,我说在湘东沙里塘,他叫我送300元钱的毒品到湘东电厂桥头,我当时是和刘皮林他们在一起,我告诉他们有人要毒品,在车上我找到一小包毒品,他们说价值300元钱,然后我们就开车过去了,我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置后的座位上,我把车窗摇下来,张某就把300元钱拿给我,我就拿了一包毒品给张某,之后我们就离开了。我估计也就是1.2克左右,我没有去称。

20131028日左右的傍晚,我在湘东荷尧,张某打电话给我,他在电话里说要购买300元毒品冰毒,我便问他是否有钱,他说有钱,我就说等下就送毒品冰毒给他,叫他在泉塘村的陈家塘等。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刘皮林,之后,刘皮林就开着租来的车到荷尧小路口接我。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到了泉塘村的陈家塘,我们见到了张某,我从车上找到事先包装好的毒品冰毒拿在手上,我下车后张某将300元钱交给我,我就将价值300元的冰毒(0.8克毒品冰毒)交给他,该冰毒是用塑料密封袋包装,我收下钱之后将300元钱放在自己口袋中,没有交给胡增福他们,该300元钱就用作是我平常的花销。

3、原审被告人胡增福的供述:今年10月份中旬,刘皮林私下对我说想邀我和他一起贩卖毒品,我没有答应。后来斌古佬和刘皮林一起来找我,邀我一起参与贩卖毒品,我也没有答应。后来刘皮林、斌古佬、廖某和我有次在萍钢新街常来常往饭店吃饭时,他们还邀我一起贩卖毒品,我当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大概一个星期之前刘皮林和甘雨来到我家里,刘皮林问我:老表,帮我问一下,能否拿到货(指毒品冰毒和麻果)我就说:好,帮你问一下。我就拨打了敏子的电话:老兄,有东西拿么敏子说:拿得到,你上来打电话给我就是。就这样,我和刘皮林、甘雨一起到萍乡敏子那里购买了毒品冰毒和麻果。我们共购买毒品两次。钱都是刘皮林给我的,第一次是1500元,第二次是2700元,但是刘皮林说过这些钱里面有些是斌古佬给他。我每次都是将购买来的毒品交给刘皮林,其中有一部分甘雨卖给了吸毒人员,还有一部分我、刘皮林、斌古佬、甘雨和廖某一起吸食了。我是以每克120元钱的价格购买的毒品冰毒,每粒50元钱的价格购买的毒品麻果。第一次购买了1500元钱的毒品冰毒,第二次购买了2700元钱毒品冰毒和麻果(麻果好像是六粒),因为没有称重,所以不清楚有多少克。

20131030日下午16时许,刘皮林驾驶一辆赣J90***小轿车载着我、甘雨、尹斌去萍乡。因为刘皮林没有找到老邓购买毒品,四人就去廖某家中吃饭。吃完饭后,刘皮林让我买点毒品,我就打电话问敏子是否拿得到毒品,敏子回答说拿得到。在金陵小区附近停车后,刘皮林拿了2700元给我,我去购买毒品后就和尹斌下车上了某某的车。

20131031日中午我和刘皮林以及另外两个货车司机在老关镇交警中队附近的餐馆吃完饭后,在胡家坊加油站附近,我、刘皮林和那两个货车司机在一辆货车上吸食了毒品冰毒和麻果。不久,某某打电话叫刘皮林到横溪村附近,接到某某后,我们一起到了萍钢广场。刘皮林和某某在那里下了车,他叫我开车到河洲的加油站附近接甘雨和廖某。在过去的路上,刘皮林又打电话给我,叫我装好3个包子的货给甘雨。接到他们后,廖某说让他开车,我坐到后座了,甘雨坐副驾驶。我在后座将毒品进行了装包,共装了3个小包子(每个包子重约0.7克左右)。我们来到萍钢广场接刘皮林和某某。这时,刘皮林驾车,某某坐副驾驶座,我坐在驾驶员座的后面靠着车门,中间是甘雨,另一边是廖某。甘雨说要去木马村拿货给别人,我们就一起下去下埠镇,在车上我将包好的3个小包交给甘雨,装毒品冰毒和麻果的绿色小包放在了驾驶员座后面的皮袋内。到了木马村,在准备将毒品进行交易时,有三辆车将我们的车前后拦住了,刘皮林就倒车去撞后面的车,然后,他就打开车门跳了出去,接着某某也开车门跑了,我就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和皮袋内装了毒品冰毒和麻果的绿色小包,打开车门往外跑,跑了几步远就被公安民警给抓获了。

4、证人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1030日晚上他打电话给刘皮林说:帮我去拿点货吧。刘皮林让他到萍乡金陵小区等。他来到金陵小区等了十多分钟后,刘皮林、胡增福、冰古老就来了,他问刘皮林是否有货,刘皮林说让胡增福去拿,他就将500元钱交给刘皮林,刘皮林看他拿了钱就让胡增福去拿货。之后他和刘皮林、冰古老就开车到了步行街,胡增福开车停在他车后。刘皮林下车到胡增福车上,过了一会儿刘皮林就拿了一个香烟外包装的透明塑料袋给他,里面有1粒麻果,一些冰毒。随后冰古老就下车和刘皮林一起上了胡增福的车。某某未向刘皮林借过钱,1030日支付的500元钱是向刘皮林购买毒品的钱。

20131031日下午14时许,他乘坐刘皮林的顺风车回旺发砖厂,快到木马村时,一个偏瘦的男子对刘皮林说要在木马的路上送东西(指毒品冰毒和麻果),在快到木马的公路上,被在路上设卡的警察抓获。

5、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1027或者28日上午10点钟左右,柏油打电话给我,他说帮他朋友买点毒品,然后他把他朋友的电话告诉了我,他要我自己联系,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柏油的朋友,他朋友就说在湘东电厂的桥头(靠近湘东电厂的一头)那里等,然后我就骑摩托车到了电厂桥头,柏油他朋友就拿了300元钱给我,我就要他等下,他同意了,然后我就打电话给甘雨,我就问他在哪里,他说在湘东沙里塘,我就叫他送300元钱的毒品到湘东电厂桥头来,然后甘雨他们就开车过来了,甘雨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置后的座位上,他把车窗摇下来,我就把300元钱拿给他,他就拿了一包毒品给我,然后我就把这一包毒品都拿给了柏油的朋友,我就回家了。

我帮柏油的朋友买了300元毒品的那天晚上7点钟左右,柏油的朋友就又要我拿300元钱的毒品给他,我就叫他到泉塘小学那里等我,然后我骑摩托车到了泉塘小学那里,等了一会,柏油的朋友就过来了,他就拿了300元钱给我,我要他等一下我就打电话要甘雨拿300元钱的毒品给我,他说在泉塘村的陈家塘那里的加油站,他要我去拿,于是我就骑摩托车过去了,我过去后,就看见开车的那个男子在换车子前面的轮胎,甘雨就把驾驶室后面座位的车门打开了,我就拿了300元钱给他,他就拿了一小包毒品给我,他还说:这是称好了的,你不要再从里面倒出来了,我这里搞点给你。然后他就从一个小铁盒子里面搞了一点装在一个封口袋里面给我,然后我就走了我又骑摩托车到泉塘小学把那300元钱的毒品拿给柏油的朋友,然后我就又到了雪钢家里,我就把甘雨给我的那点毒品拿给了雪钢后我就回家了。

6、证人廖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103115时许,他和甘雨坐上了增福乃开车的后排座位,增福乃一直不开车,且用手将装在白色透明塑料袋内的冰毒弄碎,后来由他开车去萍钢接毛古的路上甘雨接了个电话,好像很急。毛古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子上车后,他坐在后面由毛古开车,不认识的男子坐在副驾驶,甘雨坐后排中间,增福乃坐在驾驶室后面。他坐在后面时看见增福乃将装好冰毒的小塑料袋用打火机封口后放进裤子口袋。甘雨和毛古说要去下埠木马送东西,也就是送冰毒。车快开到巨源泉塘的时候,甘雨接了个电话说快了。挂完电话后,增福乃从驾驶室凳子靠背后皮袋内拿出了三个小塑料袋装好冰毒后给了甘雨,甘雨接好后将三个小塑料袋放进了裤子口袋。车快到木马时是下午5点,在靠近一厂边的地方有一辆小车堵在车前,并且从车上下来了人,他心想这件事情违法就赶快下车,这时车子在往后倒他就摔在了地上,之后就被警察铐起来了。

经廖某辨认,其准确指认出绰号为毛古的人系被告人刘皮林。

7、扣押及发还物品、文件清单及照片,证实从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疑似冰毒结晶状物品2包,疑似麻果药丸状物品1包,电子称1个,铁盒子1个,绿色小包1个,本田牌赣J90***小轿车1辆。依法发还本田牌赣J90***小轿车1辆。

8、胜泰汽车租赁合同,证实赣J90***小轿车系被告人刘皮林于20131023日在胜泰汽车租赁公司所租。

9、称重笔录及现场照片,证实当场缴获的透明塑料封装袋包装的冰毒净重11.5克,透明塑料封口袋包装的冰毒麻果混合物净重0.7克。

10、萍乡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萍)公(刑)鉴(毒品检验)字(2013169号物证检验报告,证实当场缴获的白色晶体中检出甲基苯丙胺,红色药片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

11、办案说明,证实本案中老邓身份待查实,公安机关多次抓获同案人尹斌未果。

二、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39月初一天晚上六点左右,吸毒人员张某经朋友张某勇介绍与原审被告人甘雨认识,吸毒人员张某与甘雨电话联系后,约定在木马村方塘篮球场见面,甘雨以600元的价格卖给吸毒人员张某约3小包冰毒约1.5克。

2013910日左右一天,吸毒人员张某打电话给甘雨要购买毒品,之后甘雨在下埠镇木马村篮球场以4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约1.4克冰毒。

2013108日左右一天下午,甘雨在下埠镇木马村篮球场以200元价格卖给张某0.5克冰毒。

2013109日,甘雨在下埠镇泉塘小学以100元的价格卖张某0.3克冰毒。

20131012日左右上午,甘雨在下埠镇虎山小学门口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0.7克冰毒。

综上,原审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给张某毒品冰毒5次,共计4.4克。

认定上述事实,有以下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并经法庭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张某勇的证言,证实20139月初的一天晚上6时许,张某打电话给他问哪里可以拿到冰毒麻果,并说现在没有钱,要过段时间才能拿钱,他答应了并打电话给同学甘雨,甘雨同意了之后,他就将甘雨1361799****的电话号码告诉张某,让张某直接打电话给甘雨。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20139月初的一天,我因为没有钱用就想贩卖毒品挣钱,于是我打电话给朋友张所(指张某勇),让其联系甘雨购买毒品。张所告诉我甘雨的电话后,我就打电话给甘雨,二人约好在下埠木马村方塘篮球场见面,甘雨问我要几包,我说要3包,后来甘雨就从摩托车后备箱中拿了3小包毒品和5个小的封口袋给我。因为他和张所说好了,这次暂时没有付钱给甘雨,直到9月底,才陆续共拿了600元给甘雨。

2013910多号的一天(具体日期不记得了)10点半左右,壮古打电话要我拿200元的毒品给他,我就叫他到木马村的球场里,接着赖雨也打电话向我买200元钱的毒品,我也打电话叫他在球场等。然后我就打电话给甘雨,我要他拿两包毒品给我,我说在球场等他,然后我就从家里骑摩托车到了球场里,过了一会,甘雨就到了球场的路边上,他是骑那辆女式摩托车过来的,他就直接从摩托车的后备箱里拿了两包毒品给我,我还在甘雨那里拿了几个小塑料封口袋,然后我就把那两包毒品里面都倒了一点在一个塑料封口袋里面,我就这样把两包毒品分成了份量差不多的三包毒品,当时我叫甘雨等了一会,等壮古和赖雨过来后,我就给了他们一人一包分好后的毒品,他们一人给了我200元钱,他们拿到毒品后就离开了,我又把这400元钱拿给甘雨,然后我就带着剩下的一包毒品回家。

108日的一天下午2点钟左右,沙猪打电话要我拿200元钱的毒品给他,我就说:那里没有拿货给我,他说要现金交易沙猪就叫我到木马村的球场去拿钱,然后我就到球场找到了沙猪他就拿了200元钱给我,我就叫沙猪等一下,然后我就打电话叫甘雨送200元钱的毒品到球场来。过了一会,甘雨就和那个开车的男子开车到了球场的路边上,我当时就走到他们开的车子前面,甘雨就把副驾驶的车窗摇了下来,我把200元钱拿给他,他就拿了一小包毒品给我,然后他们就离开了,然后我就从这一小包毒品里面倒了一点放在烟盒子的外面的那层塑料袋子里,我就将那一小包毒品拿给了沙猪

109日上午8点半钟左右,壮古打电话要我拿100元钱的毒品给他,我就叫他到球场里后打电话给我,他到球场后打了电话给我,我就到球场里去了,然后他就拿了100元给我。我就打电话给甘雨,说:我今天要去吃酒,100元你多拿点给我。他同意了,我说在球场等他,过了一会,甘雨就打电话给我,他说在泉塘小学那里等我,我就骑摩托车过去了泉塘小学,我看见甘雨他们的小轿车停在泉塘小学前面的路上,我看见甘雨站在站在车子旁边,我过去就拿了100元钱给他,他就直接拿了一小包毒品给我。我就骑着摩托车到球场去,快到球场时,我就把那小包里面倒了一点毒品在上次从雪钢那里拿来的那个塑料封口袋里,然后我就到球场把这次买的这一小包毒品拿给壮古,然后我就回家了。

1012日、13日的一天上午10点钟左右,我打电话给甘雨,要他拿300元钱的毒品和一个塑料的封口袋给我,他当时就叫我到下埠虎山小学那里去等他,于是我就骑摩托车到了虎山小学那里,我在虎山小子面前的路上等了30分钟左右,甘雨他们就开车子过来了,我看见车子上还有3个男子,然后甘雨就从汽车上走到我前面,我拿了300元钱给他,他就拿了一包毒品给我,拿着这包毒品我就回家。我到木马村的球场那里时,柏油就打电话给我,他说要200元的毒品,我就叫他到木马村的球场里来,我在球场里就把那300元的毒品分成了两包,柏油就和他朋友骑了一辆女式摩托车过来了,柏油他朋友就拿了200元钱给我,我就拿了一包毒品给他,然后我们就都离开了。

3、原审被告人甘雨的供述:20139月初左右的一天晚上,张某勇打电话给我说湘东有个叫张某的想买毒品,如果有就让他到我这里买,我说有。过了不久我在下埠木马村那个蓝球场卖了3小包共600元货给张某,这次是我一个人骑摩托车去的。

2013910号左右的一天,张某打电话给我,他在电话里说:你在哪里等下帮我拿400元钱货。我就对张某说:等下你到球场里来,过来十来分钟,我就骑着摩托车到了球场,张某已经在那里等我。我就从摩托车的后备箱取出两大包毒品冰毒出来,有1.4克毒品冰毒,我交给张某后,张某又问我要了几个小的封口袋。接着张某要我等了一会儿,他到球场那边打球的几个朋友那里好像是拿了一些钱,回来后就将400元钱给了我。我们交易完后就离开了。

2013108日左右的一天下午,张某打电话给我,说要200元钱的毒品冰毒,我就在电话说等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照样到球场里来。挂完电话,过了半小时左右到了球场。当时我看到张某后,就将副驾驶位的窗户摇下来,张某走过来后,就从窗户外递给我200元钱,我就拿了一包用白色塑料封口袋包装好的毒品冰毒给张某,里面有0.5克毒品冰毒。我们交易完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指2013108日左右一天的第二天)上午8点钟半左右,张某又打电话给我,问我要100元的货。他还在电话里对我说他今天要去喝酒,身上没有什么钱,待会100元钱的货要多拿点给我。我就在电话里喊他在泉塘小学等我。他给我100元钱,我就拿出一个用白色塑料封口袋包装好的毒品冰毒给张某,里面有0.30.4克左右的毒品冰毒。我们交易完后就各自离开了。

20131012日左右的一天上午10点钟,张某打电话问我要300元钱的货,我叫张某到下埠虎山小学等我。过了几十分钟,我就开车到了虎山小学。我到了后,跟张某碰了头,张某就拿了300元钱给我,我就给了一个用白色塑料封口袋包装好的毒品冰毒给张某,里面有0.7克毒品冰毒。

三、张某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3109日左右的一天上午,被告人张某在萍钢火星钢渣厂以100元的价格贩卖给某维0.2克冰毒。

2013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张某在萍钢火星钢渣厂以100元的价格卖给某维0.2克冰毒。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庭审举证、质证并经法庭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某维的证言,证实20131089日左右上午11时许,他打电话让张某送100元钱毒品到萍乡火星的钢渣厂,张某同意了。十分钟后,张某骑摩托车在钢渣厂的山岭上给了他一小包约0.2克毒品冰毒和麻果的混合物,他说身上没有钱下次再给,张某同意了。

20131012日后两天左右上午11时许,他打电话让张某送100元钱毒品到钢渣厂,张某同意了。几分钟后张某骑摩托车到钢渣厂给了他一小包0.2克毒品,他给了张某100元钱后张某就走了。

2、原审被告人张某的供述,证实2013109日上午11时许,某维打电话给他要买200元毒品,他说当时只有100元的毒品,之后他就骑摩托车到某维的钢渣厂把早上从甘雨处买到的剩下的约0.2克毒品拿给了某维。某维说过段时间给钱,他同意了。

20131012日后两天左右,某维打电话让他送100元毒品去火星的钢渣厂,他送了一小包毒品给某维,某维给了他100元钱。

证实上述原审被告人的犯罪事实,还有以下经庭审举证、质证并经法庭认证的综合证据:

1、辨认笔录,证实经辨认,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分别指认出与其一起贩卖毒品的系尹斌。原审被告人张某指认出向其贩卖毒品的系原审被告人甘雨。

2、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书,证实原审被告人胡增福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0762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于2009623日刑满释放。

3、广东省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原审被告人甘雨因犯抢劫罪于200933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4、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原审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张某尿检呈阳性,系吸毒人员。

5、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原审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张某的基本情况。

6、抓获经过,证实20131031日下午,原审被告人张某被抓获后在公安机关未掌握其上线的情况下,主动交代其上线刘皮林、甘雨等人并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将原审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抓获。在抓获原审被告人刘皮林、胡增福、甘雨的过程中,张某起了决定性作用。

针对抗诉机关抗诉和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的意见,以及各原审被告人的辩解及其相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本院对各方争议的相关问题作出如下评判:

1、关于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相关共同犯罪行为犯罪形态的认定问题。

20131031日,三原审被告人在贩卖毒品送货途中被公安机关抓获,现场查获毒品冰毒12.2克、麻果2粒。三原审被告人虽未与毒品买方见面即被抓获,但其携带一定数量的毒品,开车前往交易地点,其行为已进入交易状态,应视为犯罪既遂。原判认定三原审被告人该次行为属犯罪未遂不当,抗诉机关抗诉及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三原审被告人的辩解及相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犯罪及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的事实认定问题。

首先,除起始时间外,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均作了关于三人与尹斌一起相商贩卖毒品的较为稳定的供述,结合其出资、共同购毒,几次开车共同贩毒的事实和证据,可以认定三人具备共同贩卖毒品的犯罪故意并实施了数次共同犯罪行为。但由于三人关于商定共同贩卖毒品起始时间的供述均不一致,结合其二次共同购买毒品的时间及刘皮林租车用于运送毒品时间,应将三人实施共同贩卖毒品犯罪的起始时间认定为201310月中旬以后。据此,20131028日左右甘雨二次将毒品卖给张某的行为,应认定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实施的犯罪行为,而在此之前甘雨贩卖毒品的行为应视为其个人的犯罪行为。故抗诉机关关于20131028日左右甘雨二次将毒品卖给张某的行为,应认定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实施的犯罪行为的抗诉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抗诉机关关于20131020日以前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的行为应认定为三原审被告人共同犯罪行为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其次,关于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的事实认定问题。原审被告人甘雨及张某虽然在庭审中对相关事实予以否认,但二人在侦查阶段数次就买卖毒品的事实均作了较为稳定的供述,包括毒品交易的时间、地点、数量、价格、方式及相关其他细节均能相吻合,故对原审公诉机关指控的2013108日左右、109日、1012日左右的事实应认定为原审被告人甘雨单独贩卖毒品的事实。原判仅以相关被告人的供述与汽车租赁合同相互矛盾为由对此予以否定不当,应予纠正。抗诉机关抗诉及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的相关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3、关于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的量刑问题。

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冰毒共计15.6克,麻果3粒,甘雨单独贩卖毒品冰毒5次,共计4.4克。根据法律规定,三原审被告人均应在7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内量刑,原判对三原审被告人的量刑明显不当。同时,三原审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分工负责,均起了积极作用,不宜划分主从犯;原审被告人甘雨在庭审中亦未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不属于坦白,原判认定其如实供述不当。抗诉机关抗诉及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的相关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张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律规定,明知冰毒、麻果系毒品而予以贩卖,其中,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共同贩卖毒品冰毒共计15.6克,麻果3粒,甘雨单独贩卖毒品冰毒5次,共计4.4克,张某单独贩卖毒品冰毒2次计0.4克,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各负其责,分工明确,行为积极,均起了积极作用,不宜划分主从犯。原审被告人甘雨、胡增福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行,均属累犯,依法均应从重处罚。原审被告人张某提供同案犯的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系立功,且能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甘雨、胡增福系以贩养吸,可酌情从轻处罚。抗诉机关抗诉及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的相关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原审被告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三、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法院(2014)湘刑初字第103号刑事判决第四项,即:被告人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二、撤销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法院(2014)湘刑初字第103号刑事判决第一、二、三项,即:一、被告人刘皮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二、被告人甘雨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三、被告人胡增福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三、原审被告人刘皮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3111日起至20211031日止。)

四、原审被告人甘雨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3111日起至20211031日止。)

五、原审被告人胡增福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3111日起至2021430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余向阳

审 判 员  李 斌

代理审判员  刘 薇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  彭安琪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法律咨询热线

139-7005-4440

Copyright © 2017 www.ncluy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直路盟科视界9A1208室1-2层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